登录 | 注册

版块

堂吉诃德的自我救赎---以艺术的方式......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漫话漫画

46

14140

这个新时代阿Q+堂吉诃德就是我----大学里面的文艺小混混、漫画、布艺、泥塑、装置、寓言、幽默广告、儿童绘本老顽童冯会仓
下面、以后,就让我把自己丑恶的内心、猥琐的灵魂和一大堆胡思乱想慢慢向诸位大神、各位高人以及圈内老师们作以仔细的展示和剖析......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09-23 09:05|

    这个新时代阿Q+堂吉诃德就是我----大学里面的文艺小混混、漫画、布艺、泥塑、装置、寓言、幽默广告、儿童绘本老顽童冯会仓
    下面、以后,就让我把自己丑恶的内心、猥琐的灵魂和一大堆胡思乱想慢慢向诸位大神、各位高人以及圈内老师们作以仔细的展示和剖析......


    本贴最后由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 于 2015-11-24 14:16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09-24 17:22|

    1、关于我的妄念和妄想

    关于我的妄念和妄想之一,就包括漫画创作这件事,顺带一说:自从1994年师从甘肃省丝绸之路协会副会长、秘书长、漫画艺委会主任曹昌光先生以来,曾经情有独钟,曾经小有收获,曾经沾沾自喜。也曾经把希望寄托在全国各种漫画赛事上面,特别是把幻想寄托在国际漫画大赛上面----啊,世界闻名的日本读卖国际漫画大赛,那可是200万日元的大奖,当时够买一套房子呢!连续参加十几次,最终只收到一个佳作奖奖状和铜牌,一毛钱也没见到!!更可惜的是,人家读卖社最后还取消了该项赛事,彻底灭了幻想......还有那个土耳其艾丁道昂国际漫画大赛,一等奖8000美元呐!好多次绞尽脑汁,最终只收到一本精美的画册......好不懊丧啊!温文尔雅的曹老师多次告诫我:想发财就别来画漫画!!我起初并不服气,也不想认命,继续参加各种比赛,结果总是铩羽而归.....就这么断断续续、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折腾,一晃在漫画边缘混了近21年。后来仔细想想,慢慢醒悟:原来自己并不是画漫画的料啊,一方面的确不够勤奋,缺少坚持和积累,另一方面的确是缺少这方面天赋和悟性!须知,单幅讽刺幽默漫画它和诗歌和哲学一样,是一种精英文化,需要极高的文化修养、美术功底和禀赋,而我却不知天高地厚,异想天开,一意孤行......


    本贴最后由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 于 2015-10-14 14:49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2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09-25 08:46|

    ......二十五天后,即七月一日,任职才半年多的总编辑杨继绳离职了。他是杂志社创刊人、社长杜导正的“左膀”。之前半年多,杜才失去“右臂”吴思。事缘二零一四年九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文通知,《炎黄春秋》主管单位由原来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改为文化部属下中国艺术研究院,六十天内,即十一月中下旬(必须)完成变更手续,否则就吊销执照。由于多种原因,总编辑吴思和编辑部三位责编辞职了。《炎黄春秋》为了更有尊严地活下去,安排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长子胡德平出任社长、编委会主任;前国务院副总理陆定一儿子陆德出任常务社长(法定代表人)。风风雨雨中,胡德平最终没能履新,陆德履新不久也在某上层压力下无奈离开。此时,七十五岁的杨继绳临危受命,走马上任总编辑,兼任副社长。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号,到二零一五年六月号,他坚守了半年。

    杨继绳是新华社高级记者,从新华社退休的,仍享有新华社的退休福利待遇。据悉,杨继绳任职半年后,新华社党组织委派三名局级官员找杨继绳谈话,第一次谈话要求杨继绳立即辞去《炎黄春秋》总编辑职务。杨继绳顶着;第二次又找杨谈话,说如果他不辞职,会给予党内处分。杨继绳继续顶着;最后,党组织见事情没能解决,竟然耍那种不正常、不光彩的手段,做杨继绳夫人的思想工作,让他夫人逼杨继绳辞职。他们竟然威胁他夫人,如果他不辞职,他就要受处分,他的待遇、他的退休金、他的医疗待遇都可能会取消。一个家庭面临这样大的政治压力和折腾,日子很不好过。杨继绳夫人劝说杨,别再去当英雄了,还说狠话:你就当你的英雄吧,再这样下去,我带着孩子们离开了。面对巨大压力,编辑部和杂志顾问们希望他带领同事们顶住,办好杂志,编委会表态:一旦《炎黄春秋》被当局下令停刊,社会上包括不少企业家都表示,将为他准备好数十年新华社扬言要扣除的他的福利收入,为他解决后顾之忧,希望他继续带领同事们坚定地把《炎黄春秋》办下去。

    北京当局整肃杂志

    六月底,杨继绳终于还是被迫辞职离开了杂志社。他先后写下《致炎黄春秋社委会和全体读者的告别信》和《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最后陈述》,(吴越按:本博已经转载,可查阅。)讲述北京当局如何整肃《炎黄春秋》,在事件中他的经历、他的思考。

    八月九日,现年已经九十二岁、无奈中再度出任总编辑的杜导正就《炎黄春秋》近况接受《亚洲周刊》独家专访﹕

    问:杨继绳辞职有一个多月了,《炎黄春秋》总体情况如何?

    答:《炎黄春秋》能够挺过去的,内部稳定而有序,当然不能绝对排除突然被封杀的可能性。《炎黄春秋》办了二十四年多了,从来没有一天太平过,你不要指望哪一天《炎黄春秋》太太平平。这一阵,我们掐指一算,与有关部门已经十九次交锋。二零一四年九月开始的这一次,十一个月了。这一次的情况,与过去的十八次相比,更严峻些,更复杂些,但我们守住了底线,守住了办刊宗旨,坚持办下来了。今年第一期到第八期都很正常,还是原来的宗旨,原来的格调。九月号,编辑部已经第二次讨论稿子,全都通过了。第九、第十、第十一期稿子文章都已经到齐,第十二期的稿子也已经有了。我大体看了,都还不错,这就是《炎黄春秋》总体情况。

    问:最近上级主管部门对杂志社有什么新的动作吗?有官方媒体,特别是在网络上,对你们竭力抨击,有效果吗?

    答:最近这十一个月,上级有些部门,对《炎黄春秋》采取内外夹击的办法。外部以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龚云,在《国防参考》杂志上发表长文《〈炎黄春秋〉: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主要阵地》,(吴越按:此文本博也已经转载,可以查阅。)批《炎黄春秋》二零零二年开始“变质”,“集中攻击共产党”。此文最初发表于三年前,影响不大,但最近影响颇大而成为话题,引起社会各方注意,缘由是《解放军报》官方微博两个月前的六月三日转发了。他的文章给我们列了七条罪状,对《炎黄春秋》全盘否定,是近年来最完整的一篇反对《炎黄春秋》的大文章。在这篇文章的影响下,接着批评批判我们的文章,一波又一波,这是外部给我们的压力。看来不是一个个人行为,而似乎有来头的。我开始还不愿意这么说,现在看来,可以这么说。因为在舆论冲击下,他们紧接着采取釜底抽薪的办法,就是中国人的说法“挖墙脚”,给编辑部造成实际困难,让你办不下去。当初国家新闻出版署有位署长是我老朋友,(吴越按:杜导正本人原来就是新闻出版总署的署长。)他概括了一句话:我们现在是用行政技术手段处理政治问题。去年让我们杂志社“改革”,变成国家资源单位的领导体制,这是以行政技术手段来惩罚杂志;这次采取内部挖墙脚,从内部给你搞乱,让你办不下去。据说,炎黄文化研究会把我们推出去以后,自己反而又有了一个正式出版刊号,正在办一本杂志。

    问:您说的内部挖墙脚是指吴思和杨继绳等人的辞职吗?

    答:对。在《炎黄春秋》内部,我的左膀右臂,一个是吴思,一个是杨继绳。吴思走了以后,胡德平和陆德也没来多久。杨继绳上马。后来他压力也越来越大。我当时劝过他,说学学李锐,要顶住。为了坚持真理,牺牲什么都可以的。当时,中央组织部派了三位局级官员到李锐家,和他谈话,要李锐辞去《炎黄春秋》顾问职务。李锐听完就问:“你们说完了没有?”三个人都说:“说完了。”李锐就严肃地回答:“你们回去,向组织上汇报,就说是我李锐说的,《炎黄春秋》这个顾问,我是当定了。你们要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结果,当局无可奈何,没一点儿办法。杨继绳一走,我的左膀右臂都没有了。我很担心,有人逼我们的编委、顾问和主要作者远离《炎黄春秋》。有的地方也接到上面的通知,但大都没有认真传达和执行,只是新华社这一家,执行最坚决。真让我失望啊!我是一个老新华,解放战争时期就是二十兵团新华分社社长。我两个左右手辞职,搞得我一下子手忙脚乱。过去我一个月去杂志社三次,现在每周去两三次。

    问:外面不少传言说杂志社现在内部有些纷乱,老朋友们的支持有变化吗?

    答:这正是我们最为感动的。支持《炎黄春秋》的力量,半年多来依然出乎我意料,非常感人。《炎黄春秋》的老编委六十多人,只有一个辞了,其他都很坚定。李锐、何方、郭道晖、江平、资中筠、袁鹰、邵燕祥、钱理群、雷颐、张千帆等这一大批老中年干部和知识分子都非常坚定。有读者说的有点儿过份,但表达了一种心情。他们说:“《炎黄春秋》是今天大陆唯一一份讲点儿真话、讲点儿老实话、讲点儿真理的杂志;是千千万万人的希望所在;为了这一点期待,你们一定要挺住。”这半年,《炎黄春秋》的稿源、稿子质量,都没受到影响。编辑想要一篇稿子,打个电话,稿子就来了。人心所在。至于杂志社内部,发行部、办公室、财务部都很正常,《炎黄春秋》最困难的时候,内部没有乱。外边的传说,希望我们乱,担心我们乱,但我们都没有乱。(吴越按:我家附近的报刊亭,以前有《炎黄春秋》零售,近来没有了。问他为什么,答复是:“上级正式通知,不许卖。”)

    举报 回复

    # 3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09-25 08:55|

    以上转载的资料,系从吴之如先生长篇大论里面随性摘取的片段,对我触动更大,更觉得自己在这个论坛里像只滑稽可笑的蟑螂......估计吴先生煞费苦心地发那么唱的文章,最后没几个人仔细看过,甚至细细品味、思考......“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估计没几个人对人生和社会之终极问题感兴趣,就像我一样,在一番唏嘘感叹之余,仍旧会把注意力放到功名利禄上面,乐此不疲,执迷不悟......

    举报 回复

    # 4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09-25 09:09|

    现实环境就是如此,你说你还敢画真正一针见血入木三分的讽刺漫画吗?有地方发表吗?可能会有几个“大V”级的时政漫画大师会批评我:没志气的东西!你还是个老共产党员呢!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大无畏精神哪去了?!我只能说,哎呀,老婆娃娃没人管啊,我死了没关系,就是没人给老父老母养老送终了!所以对我而言,早就放下了老前辈们谆谆教导的“责任”“义务”“担当”......还是先练练绘画技术和画外功夫,老老实实冒充半个“艺术家”,干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吧,否则一家老小的生计可咋办呢?

    本贴最后由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 于 2015-10-14 14:58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5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09-25 09:47|

    ??????

    举报 回复

    # 6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09-25 09:48|

    在此说明,鄙人是一个文字语言严重缺乏逻辑性和系统性的愣头青,脑子里经常一锅浆糊,口头语言那就更上不了台面,思维的跳跃性和混乱程度不堪入目......所以希望大家多多担待!其实我这么大年龄了,着实不应该还这么幼稚而天真的,有时想想,自己的智商估计应该还处于中学生的层次,情商那就更为糟糕一塌糊涂,到哪里都混不清楚。40多岁了依然找不着北,整天胡思乱想碌碌无为......在迷茫失望之余,居然迷上了“五du”之一---赌博---买彩票,多少年的黄粱美梦希望天上掉馅饼,结果总是狗咬猪尿泡一场空,最终搭进去一笔不小的私房钱,至今一家人租住在破旧的筒子楼里,无法让一家老小安居乐业,70多岁的老父老母还必须下地务农干重活,而我像一只白眼狼一样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城市昏头昏脑束手无策。有时陪着儿子看看《三国演义》,顿生“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豪情,便想学学刘备、曹孟德和司马懿的“蹈光养晦”“蓄势待发”,然而时光匆匆,“子欲养而亲不待”,老父老母的身体每况愈下......妻子的焦虑和怨言一天天多起来,“没本事”这句话一次次刺激着神经,让我的血压瞬间升高......孩子也在着急的催问:“爸爸,什么时候才能搬到大房子里啊?!”想想着实惭愧、难过,真是无颜见江东父老啊!

    本贴最后由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 于 2015-10-14 15:03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7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09-25 10:28|

    还有一位深感对不住的人,那就是我的恩师---曹昌光先生,老人家今年79岁了,还在不时的教导我,帮助我。虽然我是如此的无能,稀泥扶不上墙,曹老师依然时时挂记、给我许多苦口婆心的指点:每当我去曹老师家寒暄的时候,老人家就好一本正经的给我讲解传统文化方面的诸多知识,特别是伏羲文化主题,老师谈论起来引经据典滔滔不绝,经常给我一个人大半天的免费知识讲座,让我觉得有些“资源浪费”。我明白老人家的良苦用心,他希望我有所选择,有所建树,他看到我这么大年龄碌碌无为,有些着急。他像对待一个亲人那样,充满期待和希望,恨铁不成钢啊!可是我呢,总是一根筋---只喜欢创作,偏偏不喜欢理论研究,不喜欢学术科研,不喜欢像老师期望的那样,成为一个知识渊博的专家学者。有时候,我居然会因为一个min感的热点话题,和老师激烈辩论,气的老师说不出话来......时至2015年9月24日,老师还在和《兰州晨报》一起谋划漫画专刊事宜,为传统漫画的发展前途四处奔波,而他呕心沥血考虑的设计方案,第一个就是与我分享、探讨、耐心听取意见和建议。想想,俺真是一个缺乏涵养的愣头青啊!!

    举报 回复

    # 8楼

  • 崔艳惠发表于2015-09-25 10:46|

    作者:钟摆(2015-09-1812:24)        #83楼
    天佑中华
    转个帖子:
    【唱抗打腐日红黑反】。这是啥意思?没看懂。

    师出同门,一脉相承。毛骨悚然,屡试不爽。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怪不得李嘉诚跑了。
    ************************************
    因为害怕,前几天把这个回帖删了,今天看到冯先生关于《炎黄春秋》的转帖,很是感慨。壮着胆子将帖子恢复。
    这个论坛,吴之如老师和钟摆先生的观点,我赞同。他们是清醒人。

    以后,敢这样发言的,越来越少了。现实不允许。
    左边黑咕隆咚的。 本贴最后由 崔艳惠 于 2015-09-25 10:54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9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09-25 10:55|

    这两天看到老油教授--朱松青老师的帖子---大概是关于新闻漫画的定性和定位问题吧,朱老师拒绝了相关探讨和议论,自有缘故。我也始终没有参与到每个帖子的辩论中去,只是静静的阅看、想想而已。其实,关于漫画,包括新闻漫画,我也有一番胡思乱想,甚至偏激的想法,只是不想和圈里的同仁陷入无休止的争辩,以致伤了和气。那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像孤鬼一样自编自演、自言自语、信口开河......以下,我就想无知无畏、妄议一下自己对中国漫画的一点粗浅认识---《漫画,到底能干什么?!》,不妥之处,谨望诸位老师、大侠、同仁海涵、多多批评!!!

    举报 回复

    # 10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09-25 11:20|

    作为一个老共产党员,出于好奇,我有时也浏览一下宗教故事,比如基督耶稣说:“当别人打你左脸的时候,请把你的右脸也给他......爱你的敌人吧!”-----我是俗人!不可能!我做不到!!但是《圣经》里好像有一句:“爱周围的人吧!”----作为一个“草食性动物”,我想这是可以接受的,并且可以努力做到......呵呵

    举报 回复

    # 11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09-25 17:07|

    《漫画,到底能干什么?!》

    漫画,到底能干什么?(先不说猫小乐们编绘的《阿衰》之类的连环、故事漫画)以前,道听途说,陆续接收到一些铿锵有力的信息:有的漫画家说“漫画是投枪是匕首是扎向敌人心脏的利刃!”“讽刺漫画是让腐败分子胆战心惊的舆论监督武器”,“传统漫画承载着正义的力量和开启民智的历史使命”,等等。我是一介平凡的草民,当然只能按平常心来看待这个问题了,不管怎么讲,窃以为:漫画就是漫画家最喜欢、最热衷、最拿手的一种艺术表达方式而已,给漫画附加沉重的政治目标和历史任务,无疑是要漫画戴着镣铐跳舞……要说在解放战争中真正起决定作用的,还是战略、战术、武器装备以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辉煌一时的政治漫画只是一种舆论工具和党的喉舌罢了。在这里又不免会妄议到新闻漫画了,首先,我以为,新闻漫画应该是一种视觉艺术,生活处处皆艺术么,新闻是一种文字艺术,新闻漫画是对新闻讯息的加工和提升,当然少不了艺术的处理手法了;其次,我以为,新闻漫画虽然有一定的视觉冲击力,但是从时效性和针对性上来说,它是滞后的、相对抽象的表达方式----仿佛一只漂亮的拳击手套而已,其效果已经柔弱化,未必能达到首发新闻文字稿那样;再者,我觉得,在中国的文化环境下,新闻漫画不可能得到充分的思想表达,最多只是锦上添花,或者仅仅只是一种版面点缀。
    哦,我滴天哪,我在胡扯些什么呀?自己一脑子浆糊,竟在这里胡说八道,会不会无意间点了一炮,自树冤家,严重得罪中国新闻漫画界的领导、专家和同仁,人家会不会不高兴,说不定在下一次的哪个漫画大赛中,我呕心沥血的漫画参赛作品会被人家毫不客气的一枪毙掉?!毕竟,俺在新漫网上用的实名哦!!!我干嘛要自讨苦吃自寻死路呢?与其浪费这么长的时间写一大段没用的文字,还不如好好构思几幅幽默情趣的布艺漫画,去漫画比赛中碰碰运气呢……
    说到这儿,我又忽然想起前不久网络上红极一时的“老树画画”,据了解,作为首都北京--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的刘树勇先生,本身已经在摄影界功成名就,已成一腕名人!而他的人文水墨画得以名扬天下,会不会跟他的专业平台、文化圈子、社会地位有诸多关系呢?唉,文不对题,东拉西扯,脑子又乱了……

    举报 回复

    # 12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09-30 09:15|

    唉,本来用几个自虐帽子来自嘲、惊醒、鞭策自己的,但几天净心反思下来,反倒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像个神经病和跳梁小丑了......其实在这个早已没落的“荒野古堡”里,你怎么折腾都是孤芳自赏、自娱自乐

    本贴最后由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 于 2015-10-14 15:05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3楼

  • 三言两语发表于2015-09-30 10:23|

    漫画界就是丐帮。 本贴最后由 三言两语 于 2015-09-30 10:33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4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09-30 16:28|

    漫画到底能干什么??---继续瞎聊一通,欢迎各位老师、同仁拍砖!!!

    现在连环漫画似乎风生水起,特别是针对小学生的故事漫画,如《阿衰》《豌豆》《星太奇》等,都赚得盆满钵满。说实话,这是人家的方向及定位对路了,找到了最大的蛋糕和市场。因为这是发自内在的市场需求---就是说,孩子们的天然需求,宁愿不吃零食也要看儿童漫画!大人就不同了,除了丰富多彩的新媒体视听途径,大家都想着吃喝玩乐升官发财,没有多少人去消费文化而作为高雅艺术精英文化的传统漫画,当然就和哲学、诗歌的命运一样了---曲高和寡,江河日下了.....全国屈指可数的几许传统漫画阵地,基本上都尽量挂靠在guojia财政的大树下,勉强维持.....其前途也将随着纸质传统传媒随波逐流.....我们这些曾经的漫画发烧友们,最大的希望还是在全国各类漫画大赛的光荣和梦想里面,其中的成功胜算,既有实力因素,又有主办方的旨意,也有评委的喜好,亦有运气的成分,还有人类关系学,等等。可以说,绝大多数漫友都非科班出身,有的同仁经过勤奋努力,凤凰磐涅,技艺精进,转型成功;一部分如我一样懒散而又急功近利的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20多年过去,无论技术水平还是思想境界均不见长进;还有一部分人搭上了水墨漫画的快车道,有悟性者一飞冲天羽化成蝶,少天赋者忙忙碌碌弦歌不辍,最终也随着当代艺术泡沫的破灭而陷入迷途......
    可以这么说,在中国大陆,搞纯粹的严肃的漫画艺术,对个别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之便的先行者来说,尚可安身立命,但对绝大多数后来者而言,基本上是一条死胡同。不要说靠漫画吃饭生存,即使那几位经常在国际漫画大赛中摘金夺银的漫坛高手,其压力和煎熬绝对不亚于一个上班族---因为获奖这玩意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不具有持续性,更不可能市场化、产业化。一句话,对大多数人来说,只能利用业余时间玩一玩,落个闲情逸致高兴高兴而已......
    (未完待续---俺这是一面之词,还要聊聊前途和希望呢!)


    本贴最后由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 于 2015-10-21 16:54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5楼

  • 李向东发表于2015-09-30 17:44|

    很惭愧!多情善感是一些作者的弱点……

    为何,要在国庆节前发这些文字,硬是要别人不好好过节?

    这些文字在国庆节后再贴不好吗?

    举报 回复

    # 16楼

  • 吴之如发表于2015-10-01 21:44|

    作者:慧仓布艺漫画漫塑(2015-09-2508:55)#4楼
    以上转载的资料,系从吴之如先生长篇大论里面随性摘取的片段,对我触动更大,更觉得自己在这个论坛里像只滑稽可笑的蟑螂......估计吴先生煞费苦心地发那么唱的文章,最后没几个人仔细看过,甚至细细品味、思考......




    吴之如感言:

    看了冯先生的这组帖子
    感慨甚多

    或许是各种压力太大了
    冯先生不堪重负之下
    苦闷压抑与无奈之情难以排解
    以至于不得已用自嘲自贬
    作为微弱的抗争

    但是
    抽刀断水水更流
    举杯消愁愁更愁

    这一腔愁绪
    可以理解
    值得同情
    不过
    还以尽量放宽心态
    放长眼光
    求得自我调整自我解脱为宜

    关于漫画
    廖冰兄先生说
    “中国漫画死了”
    何等沉痛
    何等悲壮

    然而
    可以告慰廖冰兄先生在天之灵的是
    中国的漫画人还在
    漫画人的心不死
    因而
    中国漫画没有死
    虽然活得艰难
    却未丧尽风骨

    历史大潮总是澎湃向前的
    社会进步的大趋势也不可阻挡
    尽管其间的曲折坎坷一言难尽
    可能需要追求光明的人们付出极大的代价

    冯先生在极度苦闷之中
    依然不愿放弃
    对于艺术特别是漫画艺术的
    探索与热爱
    这一点令我感动
    心情沉重之余也心怀敬意


    冯先生从我转的帖子中
    摘取了一段话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
    那是我转的别人的帖子
    并非我写的文字
    岂敢掠人之美
    (这类帖子都注明了“转贴”字样)

    我在新漫网转的帖子
    几乎都是转自凯迪网
    该网是南方报业集团旗下的
    一个正规网络媒体
    当然属共产党领导无疑
    将其中一些帖子转来新漫网
    意在提倡新闻漫画人
    关注时政
    思考社会
    并不是说转的帖子就是真理

    举报 回复

    # 17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10-08 09:18|

    感谢吴老师一片坦诚肺腑之言!其实呢,我想说,我们漫画人天天在观察世界、洞察社会、剖析人性、讽喻世事,弘扬真善美、鞭挞假丑恶,都没错。但唯一的问题,就是不想、不愿、不敢反思、拷问自己,不会像卢梭那样真诚的面对自己的内心,反省灵魂深处的黑暗面及劣根性.....一句话,每个人都好为人师,都像正人君子一样,善于批评、讽刺别人,挖苦社会,唯独不会讽刺、批评自己!然而,我自己又缺乏文化素养,没有专业的理论知识体系,又想解剖一下自己,最后自言自语,胡说八道一通,还是不能彻底反省触及灵魂,还是像一个伪君子一样羞羞答答遮遮掩掩欲盖弥彰......呵呵

    举报 回复

    # 18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10-08 09:40|

    向吴老师解释下,我说的是普遍性,不是针对某一个人哦,别想太多哦!另外,本来想在节日期间致以热烈的问候,多发吉言贺词,结果本人所住的“贫民窟”服务器烧坏了,上不了网,连Wifi、QQ都断了,微信也上不了。今天上班了,才利用国家的公共资源在办公室上网发言,感谢啊!虽然说了许多丧气的话,但都是真心话啊......

    举报 回复

    # 19楼

  • 李向东发表于2015-10-08 17:40|

    节日没发帖,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举报 回复

    # 20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10-09 08:46|

    俺本是一个胆小、害羞、懦弱、说话结结巴巴语无伦次逻辑混乱的农家草根,但有时候脑子一发热,就会失去理智,口无遮拦,不计后果,瞬间变成一个喋喋不休的话唠,不仅对自己熟悉的东西夸夸其谈滔滔不绝,而且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想法多多激情澎湃......这不,我又想跟水墨漫画前辈、大侠们讨论讨论“水墨写意国画”的话题......在此,非常感谢新漫网给我们大伙提供了一个自由散漫的空间和平台,让俺有机会喃喃自语一吐为快,甚至不惜贻笑大方......

    举报 回复

    # 21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10-09 10:10|

    2、我对中国水墨写意画的一点粗浅认识
    兰州财经大学图书馆典藏部冯会仓Tel:18293117113

    说实话,我本人不仅不会画写意国画,而且对国画的基本常识、历史发展、名家名作及现状知之甚少。可我还是非常喜欢、痴迷写意画,一有机会就情不自禁地欣赏、琢磨起其中的笔墨技法和韵味,但我就是不敢画,因为最大的障碍就是----我不会写毛笔字,尤其是行草----听人说,画国画,第一关要过“线条关”,而“书画同源”的其中一个源,大概就在毛笔的线条功夫上面吧?我的理解就是:好的写意国画就是“写”出来的,而不是“画”出来的,更不是描出来的。不会写行草,更不了解生宣纸的特性,也不会篆刻和装裱,我就无法在n尺×n尺的宣纸上天马行空直抒胸臆,国画的几大要素和要求让我自卑良多知难而退,所以面对自己钟爱的写意国画只能望洋兴叹了。加之思想活跃行动懒散,加之受到n多漫画大赛奖金的诱惑,老在干急功近利的事情,最终蹉跎了20年岁月,一无所学,毫无长进,一个国画作品也没画出来。
    现在,一个不会画国画的外行,一个毫无技术经验和艺术成就的小混混,居然要谈论水墨国画,甚至要对从艺多年的水墨漫画家提出意见和建议,遑论有的水墨漫画家已在圈内声名鹊起并在书画市场里高歌猛进......岂不是痴人说梦、五十步笑一百步?!!肯定会有漫画同仁鄙夷的质问一句:你老想给别人提意见,好为人师,有能耐自己画一幅水墨画出来给我看看?!额!.....这的确是个大问题!不过......俺的出发点可是好滴,所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嘛!呵呵
    本贴最后由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 于 2015-10-09 10:13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22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10-09 13:17|

    咳咳,想谈论水墨国画,脑子里却杂七杂八,一团乱麻,不知从何说起......想谈论齐白石,却感觉自己根本不了解“那一座大山”,只记得白石老人从民间艺术里面汲取营养然后返璞归真大道至简大器晚成,喜欢小美女、最后还当过第一届中国美协主席……还有好像他一个入室弟子说过白石老人画虾的长须,有个技巧:把胳臂和毛笔悬在半空,然后拉动宣纸、转一转,这胡须就既长又细又匀称......我不懂白石大师的笔墨技艺,只是想,他那个大道至简,大概就是一种写意、表现的自然天成和真性情吧?齐大师出身匠人,然其作品最终师法自然,彻除匠气,反倒通过描写小虫小草,做到了小中见大,平凡中见神奇。其艺术的内核亦与民间艺术接轨---生活处处充满艺术情趣,让生活本身打动人心!这一点似乎丰子恺先生做的最好,他的最大特点就是从庸常生活中发现美、创造美,每件作品里面饱含童趣和生活的小情调……当然,我觉得子恺先生的笔法更像版画的风格,老辣而写实,有硬度,形式上少了些许柔淡虚,但是意境上却有巨大的创新和突破:一个,那应该就是对人物与自然环境关系的合理处理,特别是人物脸部、五官的虚无,所谓“丰子恺画画不要脸”嘛!即是人物从属于自然,而非“人是万物之主”;另一个就是画面充满了自然的大美、洋溢着生活的美好情感,真正做到了天人合一,返璞归真。而我觉得将人性化及天人合一的理念发扬推进的当属“老树画画”之刘树勇先生了------通过对比,你会发现,老树画画不仅继承了丰子恺先生的笔墨形式和人文意境,不仅省略了人物面貌和某些节点,而且将人物在画面里面的形象进一步虚化,这个创作理念不仅说明,“以人为本”不但不是要人类主宰大自然,而是说明,人类只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人类在宇宙面前是非常之渺小和虚无(大地震的时候你就很明白!!)……甚至作为充满思想的人物主角,像一个影子和幽灵一样在大自然里宣泄着种种情绪……这也或许说明物质与意识的一些辩证法:物质世界因人类意识而主观存在,所谓“我存在,世界便无限美好,我不在,世界相当于不存在!”(呵呵,这其实是我自己的胡思乱想)客观世界不因人类的消亡而消逝----所谓物是人非嘛!……还有弘一法师李叔同的特殊造诣与吴冠中的艺术遗憾、吴昌硕与齐白石的艺术风范之迥异……范增与黄永玉创作之隔阂..…韩美林对民间艺术之创新……唠叨了半天,就是想说说自己的三点感受:(下次再侃,见笑!海涵啊!)

    本贴最后由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 于 2015-10-14 15:13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23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10-13 15:09|

    以前看到一些书画名家的怪异作品,让人觉得那些纯粹是二杆子瞎胡闹,但是看过张新建、一了(朱明)深入谈论国画的发展历程乃至美术界的人和事,韩美林和黄永玉也有长篇评论让人耳目一新,却着实让我改变了对这些美术大家的看法,他们确实从理论上通古博今,从实践上技艺精深颇有建树,可以说,他们是完全有资格评古论今、指点江山的。而我,因为骨子里喜欢写意画,所以一看到水墨漫画、就想到写意国画、就想到美术界的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当然,大部分信息都是从网络上和书刊上得来的、道听途说的。就忍不住胡思乱想,想说点什么,明明自己是个外行,根本没有资格发言,却总是忍不住......

    举报 回复

    # 24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10-13 15:45|

    不要说水墨漫画,不要说写意国画,不要说当代艺术,不要说整个美术界,窃以为,中华民族固有的本色---因循守旧和谄媚功利,早已深深地植入我们每个炎黄子孙的骨髓,当然包括我自己了!这种民族性格投射在人文艺术领域,就是传承有余,创新不足,既不敢破,也不敢立。看看欧美现当代艺术各种流派百花齐放繁花似锦令人眼花缭乱的发展历程,再看看我们在文艺祖先用笔墨书就的圈圈里小心翼翼不敢越雷池一步的谦卑,真是亦步亦趋万马齐喑啊......不过,听说美国的当代艺术的繁荣是中情局为了对抗前苏联的现实主义主旋律、彰显西方人文自由而不惜投入巨额财力物力捧场出来的.....也有人会说都是中国国情和文化大革命闹得人才萎靡艺术凋敝,但是现在呢?文化大环境比以前自由自主多了吧,至少是绘画方面,只要不超出意识xing态底线,发挥的空间也不小啊,那么为什么众多的画家、艺术爱好者还是在圈子里战战兢兢一口大气都不敢喘?为什么不敢打破常规特立独行,而对那些艺术权威及其应景拙作曲意逢迎拍马溜须?为什么总是走不出炒作的怪圈?我只能自作多情的叨叨一声:或许,我们大家都是为了生计,都不容易,你说了真话不留余地不给面子,岂不是要砸熟人和朋友的饭碗,自讨没趣自绝于人民?......呵呵

    举报 回复

    # 25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10-13 15:50|

    咳咳,也不知道啥时候打了个啥字就会触碰到“言论底线”,就会被本网站禁言,说一句真话都发布不出来,哥哥啊,只有画一副画来表达了.....

    举报 回复

    # 26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10-13 16:18|

    今天在自由漫画联盟群里和张学理老师聊天时,不经意间曝光了自己的软肋和家底:
    笑行天下-慧仓(937988115)2015-10-138:58:20
    “其实我老爱给别人提意见,自己却尚未入门,前年的时候我甚至连生宣和熟宣纸都分不清呢!”虽然有些不好意思说,说的却是大实话!惭愧啊惭愧!!


    本贴最后由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 于 2015-10-14 14:45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27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10-14 15:34|

    今天心血来潮,又乱发起图片来......难避推广宣传嫌疑?!其实这新漫网虽属藏龙卧虎之地,但是总体上却是门前冷落鞍马稀,门可罗雀,没几个英雄豪杰来光顾看热闹,所以一切只是自娱自乐......

    举报 回复

    # 28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10-16 10:14|

    曾经有人问泰戈尔三个问题:
    第一,世界上什么最容易?
    第二,世界上什么最难?
    第三,世界上什么最伟大?
    泰戈尔回答:
    指责别人最容易,
    认识自己最难,
    爱最伟大!
    我们需要做的是:
    感恩给你机会的人;
    感恩给你智慧的人;
    感恩一路上陪伴你的人。
    保持一颗感恩的心,您将无所不能!
    祝大家早安快乐


    本贴最后由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 于 2015-10-16 10:56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29楼

  •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发表于2015-10-19 10:33|

    最近看到北京荣宝拍卖公司总经理刘尚勇撰文,发现两个说法与众不同,很有道理:一个是说,一线水墨画家的创作意识至今仍然沉浸在农业社会和田园牧歌的意境里面,缺乏与都市文化的对接和突破创新;二是中国的主流审美意识依然以农耕文化思维为主,这和都市文化市场乃至世界时尚潮流脱轨.....我想大概的意思就是现今的书画价值导向与时代的发展、与艺术品市场的需求及趋势格格不入,还有官方文化机构的不作为,造成书画市场门庭冷落有价无市,艺术创作故步自封了无生机.....许多人可能不同意这个看法,认为是世界经济大环境和中国经济下行以及“雅贿市场”萎缩所致。我却以为,从创作的角度来看,刘先生给我们提了个醒,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可谓醍醐灌顶振聋发聩。可能我还不了解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真实状况,但是我从日常生活的一些直观印象和自身开拓手工艺术品市场的经验中深切感觉到:有的东西固然很“传统”,很有文化底蕴,但是,他们已经和现代年轻一代的审美严重脱节,只适合进入博物馆了......

    本贴最后由 慧仓布艺漫画漫塑 于 2015-10-21 16:56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30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