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版块

[转帖]阎连科:丧家之犬

置顶 精华 发表在 漫话漫画

2

1804

标题:[新闻速递]津巴布韦人民爱中国查看:822回复:5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悟不能




精华0
注册15-11-2

 

津巴布韦人民爱中国


中国日报:【习近平抵达津巴布韦受到4万民众热情欢迎】当地时间上午,国家主席习近平抵达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开启为期两天的国事访问。超过4万哈拉雷民众和华人华侨涌上街头,欢迎习主席和夫人的到来。期间有越来越多的民众加入欢迎队伍,表示中津一家亲。



【津巴布韦派出直升机护送习主席车队】当地时间12月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抵达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在习主席的车队开往下榻酒店的路途中,中国日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津方派出了直升机进行护送。



这样的外交礼遇,相信任何西方国家政客都享受不到,津巴布韦人民如此爱中国,也绝不是无缘无故的,因为津巴布韦总统穆沙贝更爱中国。今年是中津建交35周年。近年来,两国贸易和投资规模不断扩大。2014年,双边贸易额达到12.4亿美元,中国连续多年是津巴布韦最大的投资国,2013年在津投资超过6亿美元。



穆加贝是中国的宠儿,在长达30多年的任期内,曾于1981年、1985年、1993年、2005年和2014年5次正式访华,还于1999年来华出席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开幕式,2006年出席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2010年出席上海世博会津巴布韦馆日活动,并与毛泽东离世之后所有中国领导人建立了深厚的兄弟友情。



毛泽东时代,中国人很熟悉一句精典名言: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这从某种意义上,彰显了中国的外交原则和独特风格。2010年,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列出当今世界23名独裁者,穆加贝位列第二。2003年,穆加贝面对反对派指责时大言不惭:“我就是这个时代的希特勒,希特勒所献身的只有他的人民。如果为人民献身就是希特勒的话,那就让我变成希特勒10次吧”。



现年91高龄的穆加贝1960年投身津巴布韦民族解放运动,1963年组建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任总书记。1977年至今担任民盟(1989年更名为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主席兼第一书记。



1980年津巴布韦独立后,穆加贝出任总理。1987年津巴布韦改行总统制后他继续担任总统,并于1990年、1996年、2002年、2008年和2013年连任,执掌政权长达三十多年。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统治者都很羡慕穆加贝,都希望像穆加贝那样长期执掌政权,但真正能够在91高龄还能执掌政权甚至周游列国的却几乎没有一个。



2000年,穆加贝以白人所持有土地系从黑人原住民手中非法购买为由,大力推行新的土改运动,强行没收白人农场土地,并分配给退伍军人和黑人贫民。此举造成津巴布韦大量白人农民出走,经济由此陷入长期的混乱和衰败。



2005年,穆加贝又推行“城市净化运动”,将城市贫民强行驱逐,并铲平其住宅;同时加强对舆论的钳制和对反对派的打压。这些激进措施引发西方各国包括非洲国家的制裁,英联邦2002年宣布津巴布韦“停权”1年,而穆加贝随即宣布退出英联邦。



由于津巴布韦长期积欠外债,穆加贝又不愿实施稳定措施,使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停止了对津巴布韦的所有经济援助。2008年,穆加贝只能通过疯狂印钞来填补财政赤字,结果导致严重的货币贬值,官方当年公布的最高年通涨率是2200000%。这个“全球表现最差经济体”(2010年美国《福布斯》杂志评选)一度拥有最大面值的货币--2.5亿津元,人人月薪过亿。津巴布韦曾经人人手握一堆巨额钞票,个个都是亿万富豪,但实际上都是穷光蛋。



2009年1月,津巴布韦通货膨胀失控,津巴布韦央行发行了100万亿面值的津元纸币。2009年4月,津政府宣布不再流通本国货币,美元、南非兰特、博茨瓦纳普拉、英镑和欧元就成了法定货币,以后的几年里,政府又允许了澳元、人民币、日元、印度卢比成为了法定货币,而且政府不设定汇率,于是这个非洲内陆国家就成了世界上也许是唯一一个九种货币共存的国度,唯独没有他们自己的本国货币。



也是在2008年,穆加贝的统治地位遭遇一场“大地震”。当年总统选举首轮投票中,反对党领导人茨瓦吉拉伊获得47.9%的选票,超过穆加贝的43.2%。但在第二轮投票中,茨瓦吉拉伊却宣布退出竞选,穆加贝以85%的得票率当选。反对派称,选举存在严重的暴力威胁、营私舞弊等黑暗内幕。



反对党对穆加贝暴力统治的控诉还追溯到1980年代的大屠杀,至少有20万人死于穆加贝的种族清洗。这场大屠杀最开始号称要“在第一场春雨降临前将一切污秽清刷掉”,但穆加贝一直拒绝是屠杀“罪行”。



最近10年,观察家们一直预测穆加贝即将下台,要么通过公民选举,要么通过政治抗议,但每一次穆加贝都能顺利当选总统。美国学者梅斯奎塔在《独裁者手册》一书中阐述,穆加贝把津巴布韦治理得一团糟却能“稳坐江山”,原因在于他搞定了“致胜联盟”,即那些真正决定一个领导人上台还是下台的核心群体。



穆加贝曾建立一个24小时宣传站,用以对抗西方的“负面宣传”,他控制的媒体连篇累牍抨击“西方霸权主义”。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位反西方的斗士却一直热衷于西方的生活方式。他穿西装和定期读外文刊物,几乎从来不读当地报纸。谴责帝国主义却对英国传统“卑躬屈膝的尊重”,几乎会给所有访客一杯茶,还会给年幼的重孙辈传授英国王室礼仪知识。喜欢板球运动,在被英国制裁之前,穆加贝最喜欢的消遣是去伦敦旅行。



津巴布韦人民生活极其困苦,却不影响穆加贝和其夫人格雷丝的奢华生活。当国际社会全面制裁穆加贝时,穆加贝夫妇却在香港大肆挥霍,不仅早年斥资4,000万港元在香港购豪宅,格雷丝还用津巴布韦中央银行的资金在中国投资奢侈的钻石买卖。



津巴布韦央行今年宣布采取“换币”行动,从2015年6月15日起至2015年9月30日内,175千万亿津巴布韦元可换5美元,每个津元账户最少可得5美元。此外,对于2009年以前发行的津元,250万亿津元可兑换1美元。津巴布韦的货币津巴布韦元将在9月份停止流通,津巴布韦实行多货币政策。



2015年6月,津政府才宣布,民众可把津元拿到银行兑换美元。根据官方汇率,2008年以后发行的津元最不值钱:10万亿津元兑换2美分,20万亿津元兑换4美分,50万亿津元兑换20美分,纸币“王中王”的100万亿津元兑换40美分,相当于超市里两个圆面包的价格。



津巴布韦财长奇纳马萨披露,央行为“换币”行动划拨2100万美元,计划在一个月内完成。民众可在指定的金融机构兑换,但银行不会将居民原先的津元账户自动转换为美元账户。津巴布韦拥有1330万人口,GDP总值不过100亿美元,2100万美元就把全国的纸币换了,可见这个国家己经一贫如洗。


http://bbs.my0511.com/f152b-t5326706z-1-1

最新评论

正序排列

楼层直达:

只看楼主
  • 吴之如发表于2015-12-02 16:50|

    标题:[新闻速递]津巴布韦人民爱中国查看:822回复:5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悟不能




    精华0
    注册15-11-2

     

    津巴布韦人民爱中国


    中国日报:【习近平抵达津巴布韦受到4万民众热情欢迎】当地时间上午,国家主席习近平抵达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开启为期两天的国事访问。超过4万哈拉雷民众和华人华侨涌上街头,欢迎习主席和夫人的到来。期间有越来越多的民众加入欢迎队伍,表示中津一家亲。



    【津巴布韦派出直升机护送习主席车队】当地时间12月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抵达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在习主席的车队开往下榻酒店的路途中,中国日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津方派出了直升机进行护送。



    这样的外交礼遇,相信任何西方国家政客都享受不到,津巴布韦人民如此爱中国,也绝不是无缘无故的,因为津巴布韦总统穆沙贝更爱中国。今年是中津建交35周年。近年来,两国贸易和投资规模不断扩大。2014年,双边贸易额达到12.4亿美元,中国连续多年是津巴布韦最大的投资国,2013年在津投资超过6亿美元。



    穆加贝是中国的宠儿,在长达30多年的任期内,曾于1981年、1985年、1993年、2005年和2014年5次正式访华,还于1999年来华出席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开幕式,2006年出席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2010年出席上海世博会津巴布韦馆日活动,并与毛泽东离世之后所有中国领导人建立了深厚的兄弟友情。



    毛泽东时代,中国人很熟悉一句精典名言: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这从某种意义上,彰显了中国的外交原则和独特风格。2010年,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列出当今世界23名独裁者,穆加贝位列第二。2003年,穆加贝面对反对派指责时大言不惭:“我就是这个时代的希特勒,希特勒所献身的只有他的人民。如果为人民献身就是希特勒的话,那就让我变成希特勒10次吧”。



    现年91高龄的穆加贝1960年投身津巴布韦民族解放运动,1963年组建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任总书记。1977年至今担任民盟(1989年更名为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主席兼第一书记。



    1980年津巴布韦独立后,穆加贝出任总理。1987年津巴布韦改行总统制后他继续担任总统,并于1990年、1996年、2002年、2008年和2013年连任,执掌政权长达三十多年。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统治者都很羡慕穆加贝,都希望像穆加贝那样长期执掌政权,但真正能够在91高龄还能执掌政权甚至周游列国的却几乎没有一个。



    2000年,穆加贝以白人所持有土地系从黑人原住民手中非法购买为由,大力推行新的土改运动,强行没收白人农场土地,并分配给退伍军人和黑人贫民。此举造成津巴布韦大量白人农民出走,经济由此陷入长期的混乱和衰败。



    2005年,穆加贝又推行“城市净化运动”,将城市贫民强行驱逐,并铲平其住宅;同时加强对舆论的钳制和对反对派的打压。这些激进措施引发西方各国包括非洲国家的制裁,英联邦2002年宣布津巴布韦“停权”1年,而穆加贝随即宣布退出英联邦。



    由于津巴布韦长期积欠外债,穆加贝又不愿实施稳定措施,使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停止了对津巴布韦的所有经济援助。2008年,穆加贝只能通过疯狂印钞来填补财政赤字,结果导致严重的货币贬值,官方当年公布的最高年通涨率是2200000%。这个“全球表现最差经济体”(2010年美国《福布斯》杂志评选)一度拥有最大面值的货币--2.5亿津元,人人月薪过亿。津巴布韦曾经人人手握一堆巨额钞票,个个都是亿万富豪,但实际上都是穷光蛋。



    2009年1月,津巴布韦通货膨胀失控,津巴布韦央行发行了100万亿面值的津元纸币。2009年4月,津政府宣布不再流通本国货币,美元、南非兰特、博茨瓦纳普拉、英镑和欧元就成了法定货币,以后的几年里,政府又允许了澳元、人民币、日元、印度卢比成为了法定货币,而且政府不设定汇率,于是这个非洲内陆国家就成了世界上也许是唯一一个九种货币共存的国度,唯独没有他们自己的本国货币。



    也是在2008年,穆加贝的统治地位遭遇一场“大地震”。当年总统选举首轮投票中,反对党领导人茨瓦吉拉伊获得47.9%的选票,超过穆加贝的43.2%。但在第二轮投票中,茨瓦吉拉伊却宣布退出竞选,穆加贝以85%的得票率当选。反对派称,选举存在严重的暴力威胁、营私舞弊等黑暗内幕。



    反对党对穆加贝暴力统治的控诉还追溯到1980年代的大屠杀,至少有20万人死于穆加贝的种族清洗。这场大屠杀最开始号称要“在第一场春雨降临前将一切污秽清刷掉”,但穆加贝一直拒绝是屠杀“罪行”。



    最近10年,观察家们一直预测穆加贝即将下台,要么通过公民选举,要么通过政治抗议,但每一次穆加贝都能顺利当选总统。美国学者梅斯奎塔在《独裁者手册》一书中阐述,穆加贝把津巴布韦治理得一团糟却能“稳坐江山”,原因在于他搞定了“致胜联盟”,即那些真正决定一个领导人上台还是下台的核心群体。



    穆加贝曾建立一个24小时宣传站,用以对抗西方的“负面宣传”,他控制的媒体连篇累牍抨击“西方霸权主义”。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位反西方的斗士却一直热衷于西方的生活方式。他穿西装和定期读外文刊物,几乎从来不读当地报纸。谴责帝国主义却对英国传统“卑躬屈膝的尊重”,几乎会给所有访客一杯茶,还会给年幼的重孙辈传授英国王室礼仪知识。喜欢板球运动,在被英国制裁之前,穆加贝最喜欢的消遣是去伦敦旅行。



    津巴布韦人民生活极其困苦,却不影响穆加贝和其夫人格雷丝的奢华生活。当国际社会全面制裁穆加贝时,穆加贝夫妇却在香港大肆挥霍,不仅早年斥资4,000万港元在香港购豪宅,格雷丝还用津巴布韦中央银行的资金在中国投资奢侈的钻石买卖。



    津巴布韦央行今年宣布采取“换币”行动,从2015年6月15日起至2015年9月30日内,175千万亿津巴布韦元可换5美元,每个津元账户最少可得5美元。此外,对于2009年以前发行的津元,250万亿津元可兑换1美元。津巴布韦的货币津巴布韦元将在9月份停止流通,津巴布韦实行多货币政策。



    2015年6月,津政府才宣布,民众可把津元拿到银行兑换美元。根据官方汇率,2008年以后发行的津元最不值钱:10万亿津元兑换2美分,20万亿津元兑换4美分,50万亿津元兑换20美分,纸币“王中王”的100万亿津元兑换40美分,相当于超市里两个圆面包的价格。



    津巴布韦财长奇纳马萨披露,央行为“换币”行动划拨2100万美元,计划在一个月内完成。民众可在指定的金融机构兑换,但银行不会将居民原先的津元账户自动转换为美元账户。津巴布韦拥有1330万人口,GDP总值不过100亿美元,2100万美元就把全国的纸币换了,可见这个国家己经一贫如洗。


    http://bbs.my0511.com/f152b-t5326706z-1-1 本贴最后由 吴之如 于 2016-04-15 13:22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1楼

  • 吴之如发表于2015-12-06 07:52|

    [转帖]穆加贝是怎样让津巴布韦人人成为亿万富翁的
    4538次点击
    38个回复一清道长于2015/12/517:33:33发布在凯迪社区>猫眼看人
    津巴布韦是怎么穷下来的?津巴布韦独立时其经济水平仅次于南非,被誉为是南部非洲的粮仓。津巴布韦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铂矿储备,2006年还发现了过去一个世纪以来世界发现的最大钻石矿。但所有这些资源换来的外汇,基本上都到了贪官军棍的腰包,老百姓并未因出售资源得到好处。

    取得国家政权后,穆加贝很快就走向独财之路,实行I党制,要求巴布韦非洲人联盟解散加入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但遭到拒绝。1982年,穆加贝以“津巴布韦非洲人联盟控制的地区私藏军火,试图颠覆国家政权”为借口,对反对党及其支持民众进行镇压,屠杀了2万多平民百姓。其实,这些军火是穆加贝打游击时从苏联和神州得到的武器援助。穆加贝1983年解除了津巴布韦非洲人联盟领导人的内阁职务,由此引发全国内战。1987年签订和解协议宣布内战结束,1988年12月22日,津巴布韦非洲人联盟宣布解散并入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穆加贝终于通过谎言和暴力消灭了反对党。

    1987年,穆加贝废除总理一职,自任总统,实行总统内阁制,扩大了自己的权力。他在1990、1996、2002、2008年、2013年连续当选总统,还兼任津巴布韦大学的校长,以加强对该大学的意识形态控制。

    独财专制政权都把军队至于国家最高位置,穆加贝给军人的工资待遇明显高于文职公务员。为了稳定军心,穆加贝还答应给退伍军人分土地。土地哪里来?只有“打土豪,分田地”,穆加贝没收白人农场主耕地,不给任何补偿,借土地改革等各种名义剥夺资产所有者,而他的家族和政权中的许多人则在一系列对富人的剥夺中积攒了巨额财富。

    穆加贝把主要心思都放在巩固政权上,经济建设一塌糊涂。独立初期,津巴布韦的经济在白人治理的基础上有发展惯性,开始还算能混得过去。进入90年代,津巴布韦经济开始滑坡,从2000年开始,由于进行“打土豪,分田地”式的土地改革,彻底摧毁了农业生产力,大片耕地荒芜,饥荒蔓延。穆加贝当时大造舆论,称饥荒是干旱和外国敌对势力制裁造成的,企图掩盖人祸事实。

    2005年,穆加贝为“加强城市管理,美化城市”,又以“拆除非法建筑”为名发起了强拆居民住房运动,很多百姓无家可归。根据联合国的一个报告,穆加贝的强拆运动让70万人失去家园,由此影响到至少240万居民的生活。

    2009年,美国《Parade》杂志把穆加贝评为“世界最坏的独财者”,称他是“恶魔”,是津巴布韦的“毁灭者”。美国早在2001年12月21日就签署了《津巴布韦民主和经济复兴法案》,冻结了穆加贝及其支持者的资产,禁止美国公司和人员与津巴布韦官员有任何转账和商业关系,禁止穆加贝及其支持者入境。一些大学也剥夺了过去授予穆加贝的名誉学位。2014年8月初,近50位非洲国家元首齐聚华盛顿,参加“美国-非洲领导人峰会”,由于《津巴布韦民主和经济复兴法案》仍然有效,奥巴马仍不允许穆加贝入境参加峰会。

    目前,穆加贝在国内仍有不少支持者,称他是“民族英雄”。不少被洗脑的津巴布韦百姓认为,西方敌对势力试图颠覆津巴布韦政府,津巴布韦不能没有穆加贝,没有穆加贝就会亡国,就会天下大乱。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1327020&boardid=1&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举报 回复

    # 2楼

  • 吴之如发表于2016-04-15 13:21|

    [转帖]阎连科:丧家之犬
    8777次点击
    57个回复toughfighter于2016/4/1321:17:40发布在凯迪社区>猫眼看人
    [一种声音]阎连科:丧家之犬

    旧习难改。尽管离开农村老家已三十多年,我却从未将元旦作为一年的开始。在我家乡,一年真正的开始是大年初一。

    农历的2011年,对我来说,就像一条长长的隧道,没有一丝光亮。

    黑暗的2011年始自我儿子找工作。那时他已完成在英国的学业,带着法学硕士学位回到中国。他坚信,若想在中国有所作为,需在法律系统中谋到一份公职。然而,因为不是党员,他几乎没机会参加国家司法考试。

    当他还在读本科时,不止一次考虑过加入共产党,每次都被我劝阻了:“难道人必须要成为党员,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作为一个父亲,儿子的经历使我感觉我应跪在党的领导面前,求他们给入党和未入党的年轻人同等的求职机会。

    黑暗的2011并未中止。我最新的作品,《四书》——一本直面中国人民在上世纪50年代末的大跃进以及随之而来的饥荒中所受创痛的小说,被近20家出版社退稿。拒绝的理由几乎是一致的:谁敢在中国出版我的书,谁就将被关掉。

    这部小说花了我20年构思,2年时间写作。作为一个作家,这本书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也知道它将成为中国文坛一部重要作品。然而,中国出版业的现状就是如此,对我来说,除了接受,别无它选。我只能长吁短叹。

    厄运连连。伴随着书不能在大陆出版的梦魇,我在北京的房子也被强拆了,理由是附近有条公路要拓宽。强拆如飓风来临。没人向我和邻居们出示任何官方文件;赔偿没有商量余地,不管原有面积多大,盖房子花费多少,一律只有50万。大家还被告知,“谁愿意跟政府合作,将会额外奖励70万。”两项加起来共有约19万美金,看起来数额很大,实际上在今天的北京,这些钱在好地段也就能买个厕所。

    居民们与强拆队之间剑拔弩张,大家发誓,要用生命维护财产和尊严。

    斗争持续了数月之久。一天黎明,小区的墙被强拆了。一些疲于应战的老居民不得不被送到医院去。随后,一系列的盗窃案出现在小区,大家心知肚明,这只是用来吓唬居民们的策略而已。报警毫无价值,其幼稚程度与小学生报告说铅笔被偷无异。

    11月的最后一天,离强拆期限只剩一天了,我在新浪微博上贴了一份对H和W的公开信,呼吁政府不要再跟被拆迁者玩“猫鼠游戏”。我当然知道,这封信不会到达它该到的人手里,但我希望它能吸引足够的注意力,从而向当地政府施压,在强拆期间避免流血冲突。

    我的公开信被大量转发,几乎立刻传遍全国。然而,它所产生的影响,如同在风中窃窃私语一般微弱。

    12月2日,凌晨五点,一队戴着头盔的便衣男女,从窗户闯入我邻居家中。在向入侵者声明他反对拆迁后,我邻居被带走关了起来。他家的一些大型家具被搬出门外,随后房子被推土机铲平。后来他回忆说,那天早晨他看到200多个戴头盔的便衣围在自家房子边上。

    整个12月里,有30多户被迫同意拆迁,我黑暗的2011年也就此结束了。这次经历使我意识到,一个公民和作家的尊严,尚不如一只饿犬向主人摇尾乞食重要;一个公民可享有的权力,还不如一个人手中握住的空气多。

    我很想哭。有时我甚至会想,若能在北京中心的天安门广场哭一场,也是一个不小的特权吧。

    在这个社会中,人们像狗一样活着。我梦想能在我的书中大声喊出这一切,并将我的呐喊变成优美的乐曲。这怪诞的人生和奇妙的梦境维持着我的生命,有时甚至给予我信心。然而,我也不断的灰心、丧气。

    我身心俱疲,只想离开这黑暗的2011年的北京,回到自己的家乡去。我渴望能在家乡开始一个全新的2012年,跟我的母亲和亲人们待在一起,让他们简单的温暖带走一切冰冷、焦虑和恐惧,远离那些在2011年黑暗的隧道中包围我的东西。

    我回到了位于河南西部的家乡嵩县,与我80岁的老母、兄长、嫂子、侄女们一起过了十天。我们一起回忆过去、说笑话、打麻将。无人提及我的作品或是经历过的不幸,我们像过着完美的生活一般。

    每日所见,皆是灿烂阳光。每日所感,都是亲人关爱。那十天,我们坐在电视前,一起看肥皂剧,看春节联欢晚会。电视节目很一般,但家里的暖意驱走了黑暗的2011年。我感觉很安心。

    除夕夜,我们按照传统,一起吃了顿饺子。母亲把她的一些饺子分给我,以示关爱。一小缕头发垂下来,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我们国家现在富强了,这多么美妙!”她说,“我们现在能吃肉馅的饺子了,隔三差五吃,就跟以前穷的时候吃野草一样多!”

    我哥哥终其一生都是一个骑自行车到处送信的邮差,现在他退休了,开着我用版税给他买的车子。“为什么有人会恨政府呢?”一次他载我去看望一个住在山村里的亲戚时,在路上问我。“我们生活的很好,这还不够吗?”

    我两个姐姐都是农民。她们很爱看一个清宫肥皂剧,剧中的皇帝很聪明,做事游刃有余。姐姐们希望我也能写一个那样的肥皂剧本,既有钱,又有名。她们说,只要写出一个成功的肥皂剧就会让整个家族脸上有光。

    我不知道我的家人是真相信这些东西,还是只想安慰我而已。我不知道这几年获得的财富,是否真的让中国人民坚信,吃得饱、穿得暖真的比权力和尊严更重要?或者,在他们看来,一盘饺子,口袋里的一点钱,比权力和尊严更有用?

    我没问,也不想深究,因为我知道,根本就没有明确的答案。于我而言,我更愿意保持尊严,即便那意味着饥饿至死。这信仰在我的血液中流淌,这也应是文化人的基本原则。然而,在今天的中国,对许多人来说,这只是一派胡言。可是,我为何要抱怨?就连文化人都将食物和钱置于尊严之上,我怎能以此来批评我的亲人们呢?

    大年初六是出门的吉日,我该走了,亲人们都赶来与我道别。与以往一样,每逢这种场合,母亲都会掉眼泪。但直到最后一刻,她才开口。

    “多和有权有势的人交朋友”,她在我耳边低诉。“别做让那些人反感的事。”

    我走之后,哥哥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大过年的,我就没说给你听。要记住:别管是为了什么事,都别惹政府。”

    我外甥陪着我到了最近的高速入口斜坡处。“我妈让我告诉你”,那孩子吞吞吐吐地说,“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别写太多了。如果一定要写,就写点夸政府和国家的。别越老越糊涂。”

    我点了点头。

    “告诉你姥姥、舅舅和妈妈:别担心我,我很好。我写的东西很好,我也应付的来。除了皱纹和白头发越来越多,没别的烦心事儿。”说完后,我开车离开。

    一边开车,没来由地,眼泪倏然而至。我只是很想哭。是为我母亲、兄长、亲人们以及那些同样有了吃的就忘了尊严的陌生人们?还是为那些像我一样热爱权力与尊严却活得像丧家犬之人?我不知道。我只想大声哭泣。

    我停下车,任涕泪肆意横流——落到我的脸上,流进我的心中。很久之后,眼泪干涸了,我又发动了车。我在开回北京的路上,喘着粗气、焦虑万分,就像一只迷失在黑暗隧道中的丧家之犬。

    http://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110501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1562853&boardid=1 本贴最后由 吴之如 于 2016-04-15 13:23 编辑过。

    举报 回复

    # 3楼

回复

最近发表

更多》